中特农业网

营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汽车 > 营销 > 吸烟能防新冠病毒?造谣可恨营销可耻

吸烟能防新冠病毒?造谣可恨营销可耻

吸烟能防新冠病毒?造谣可恨营销可耻

日前,某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题为《吸烟者感染新冠病毒率远低于非烟民?钟南山首篇论文出炉》的文章,该文章截取钟南山团队2月9日所发表论文中的部分数据,得出“明显吸烟者感染率远低于非烟民”的结论,还称吸烟能够驱邪治病。

对此,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斥责,发布该文的“XX课堂”是一个为烟草行业推销鼓吹的微信公众号,对钟南山团队的论文数据进行了断章取义。为此北京市控烟协会还专门与钟南山团队取得了联系,对方在回应北京市控烟协会时表示,根本不能同意这种说法,正在研究此事,随后将作出反应。

实际上,“吸烟能防病”的谣言并非第一次出现。早在十多年前SARS疫情期间,坊间也有类似说法,说SARS感染者中吸烟的少云云,此类谬论早就被专业人士驳斥。如今谣言死灰复燃,有的还煞有其事,包裹上“科学”和“理论”的外衣(如“油烟子覆盖肺部细胞表面,等于给每个细胞戴上了纳米级口罩”)。适逢大疫当前,病毒的致病机理、传播途径等都还有诸多尚待研究澄清之处,公众对未知而又凶险的疫病未免神经紧张,对虚假信息的“免疫力”相对下降,这就给了“吸烟能防病”的谣言流传甚至为部分群众深信不疑的操作空间。

说起来,任何流行病感染与特定死因的研究,都有赖于大规模的流行病学统计样本。根据钟南山团队论文中137例小样本来分析吸烟者与感染新冠肺炎的关系,根本没有统计学意义。而且感染与否,常常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(如个人既往病史、抵抗力和体质差异)。把染病仅仅归因于某个原由,简单得出结论,就好像逻辑课上老师常常批评的“幸存者陷阱”,也就是过度关注了幸存下来的人,而忽略了那些没有幸存的(因为没法观察到)。

早在SARS疫情期间,就有学者曾经发表过研究吸烟与感染之关系的文章。当年罹患SARS群体中非吸烟者比较大,是因为患者中很大一部分是从事护理工作的女性,而女性群体的非烟民比例更高。换句话说,女性非烟民是“非幸存者”。排除这些因素之后,数据表明吸烟无法为防护SARS提供任何帮助。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分布,恐怕也有类似之处。

而另一方面,吸烟的坏处却是板上钉钉,尤其与肺癌的关系异常明确。87%的肺癌死亡和吸烟相关,其中也包括被动吸烟。只不过吸烟对健康的危害不像新冠病毒,它是一个慢性、滞后的致病过程。

其实,面对此类谣言,我看根本不用讲什么“逻辑”“幸存者偏差”,只需要基本的常识,现在公共场合都禁烟,如果是好事,哪有禁的道理?

道理不难说透,但对于健康问题上造谣不止的自媒体及其背后代表的“利益集团”,却不可轻易放过。假如任其谬论流传,那么国家多年的控烟努力可能毁于一旦,久而久之,老百姓也容易被“坏事变好事”“世事没有绝对”的庸俗辩证法所迷惑,私底下对于非科学、非理性的健康陋习和似是而非的健康谬误容忍度变高,这才是“吸烟能防新冠病毒”之类谣言最大的心理危害。

相关信息: